UXD Award 2016 大赛金奖专访 - Match团队

2016-12-30 | User Friendly

UXD Award 2016大赛金奖专访-Match团队

 

Match团队来自江南大学,成员有:安景瑞,吴剑斌,程杭,姜颖,王发家,杨宜欣。作品《就他》获得本次大赛的金奖。

 

【记者】:祝贺你们的团队获得今年的金奖,能不能简单的介绍一下你们的团队?

 

【Match团队】:我们的团队叫Match团队。就是火柴的意思,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是我们团队的产品经理,这位是我们主要作视觉的姜颖同学,然后这次也是拿到视觉奖,也是她的功劳。然后这边是那个王发家,王发家的话就是做一些原形之类的,交互原型啊,这位是负责我们的用户研究和交互计,所以说研究了很多我们行为的亮点。然后还有两位现在出国深造,一位在法国叫吴剑斌,他也是跟我一起去策划一些视频。然后另外一个是程杭,也跟那个姜颖一起去做视觉交互。

 

【记者】:一个团队在专业上需要分工不同来互补,而团队中不同性格的人需要一段时间的磨合,你们团队的磨合期是怎样的过程?

 

【Match团队】:我们这个UXPA比赛,有很多很优秀的团队,但是最后作不下去了,其实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经历了大概7到8个月的时间,这么长的时间,有好多团队一开始很有激情,但是逐渐磨灭磨灭掉了。但是我们团队之所以能够一直坚持下来,我感觉应该很感激就是我们这个视觉设计师。其实我们的性格蛮互补的。像我们有一些成员,可能性格慢一点,或者稳一点,但是有些同学效率比较高一点,会对进度把控得比较好。所以说,这样就产生一个很好的平衡。因为真的是到后来的时候,我们真的是感觉做得比较疲惫了,大家可能就是有一点点的效率有点降低,但这个时候,就是我们的视觉设计江影同学就提出来说,我们应该把这个节奏放的好一点,这个能保证我们能做一个好的效果,所以说这是有我们团队之间性格的互补,然后加上我们能力的互补,算是完整的把它走下来了。

 

【记者】:从最初的选题、定题你们经历了怎样的一个过程?          

    

【Match 团队】:我们一开始选题的时候,大家头脑风暴了好久,当时我们就认定一个,如果说我们这个题目不选定的话就不再往下做了,这个比赛不做了,这个题目也要定个好题目。所以说,一开始也想了很多的方向,比如说之前说过的什么抑郁症,也包括一些办公室的那个AR技术,情侣的,那个异地恋的,还有那个旅游规划的,其实我们都有想过。但是一想它的可行性就发现一筹莫展,但是就是忽然有一天,就是我们私下里在聊天,然后,就是我们发家同学最近在挑衣服,感觉想让大家看一看审美。忽然就灵光一现,这个不就是,虽然在生活中不经意之间,但是,是一个潜在很深的痛点,所以说就把这个痛点提出来了。之后我们就把这些点子拿着去找我们的张凌浩老师,他认为服装搭配这个可能还不错,值得去挖掘一下,然后我们就坚定下来要做这个东西,一直做下去。

 

【记者】:相对于其他获奖者,你觉得你们团队的核心竞争力在什么地方?

 

【Match 团队】:我们觉得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可能就是,首先它的需求接触面是比较广泛的,大众无论男生女生或者白领,各种职业的人,都有这样的需求。其次就是,我们在调研时发现,其实是有市场的,空间也是很大,因为我们前期也有作调研,最后我们发现,它的技术可行性或者是实现度上和我们数据以及这个主题很契合。还有就是我们有一个很好的基因“团队”。因为我感觉看下来,有很多团队的点子很不错,其实就是它作为产品化而言够是蛮好的,但是就在从那个评委的角度都会找到一些薄弱的环节。我们不能做到尽善尽美,但是我认为做得比较权衡,就是包括很多细节,比如说,视觉细节,我认为很大程度上,我们较真的这个精神。

 

【记者】:除了你们团队,其他的参赛团队当中你们最看好的是哪个?为什么?

 

【Match 团队】:也是我们江大的一个伙伴——“思路”,其是一开始他们在区域赛的时候,评委蛮看好的。作为体验来讲,他真是一款比较动人的体验的,因为我认为,生老病死很代入强的体验,做下来这样一款唯美的产品,真的很让人感觉,他是值得做得,而且很动人的。但是,我认为如果是我们的话,会把后面的东西做得再多一点点,可能就是差那一点点,就比如说后期的调研,这一块,差那么一点点,但是我们感觉还是很佩服他们的。还有来自台湾的“IPH-one” 也是我们感触非常深的一个团队。最大的感触就是在于他们在展示的时候,能够给人带来一种非常轻松快乐的气氛,这个其实是我们所欠缺的,我们展示的时候往往有一些紧张,思想包袱比较重,但台湾团队的成员让我们感受到的是一种积极的热情,用青年人话讲就是“欢乐加持”,其实他们作为最后一组是有些不利的,但最终能获得好成绩一方面是因为产品好,另一方面也因为他们从PPT到展示都洋溢着快乐,这个是非常值得学习的一块。往往这种轻松的氛围能够缓解人内心的束缚,同时这种感觉并不是为了轻松而轻松,而是源于一个产品人的心态。

 

【记者】:你们是如何将学校中学习到的知识运用到这次项目中呢?

 

【Match 团队】:我认为这个项目就是一个从放到收的过程。一开始我们其实报告册有60多页,大概,因为做了很多的内容,其实我们删掉的时候很痛心。直删到了40页左右,但是我们远远没有展示完我们所做的东西。其实我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我们本科都是在江南大学的,我们一路走来大家都相互比较认识一点,所以说默契度比较高,而且我们的专业通过不同的课程的融合,基本也成为习惯了,就不需要专门去套什么模板,或者是怎么样,就是基本上我们的思路有一个框架在里面。所以说考虑起来就不会像是那种一拍脑袋不错就做了的感觉,我们会从头开始一点点把它验证出来,然后铺开来,所以感觉这个还是比较重要的。等我们展示的时候,要把它全部做减法,然后再把它抛弃掉,再把它以最简单的形式展示出来,这个过程也是一种蜕变吧,。

 

【记者】:本次大赛你们肯定有很大的收获,哪些方面或能力你们觉得是在平时学习中学不到的,或者以前学习中没有给予重视的?

 

【Match 团队】:感觉组内的相互学习比较多的,再加上大赛上的评委给一些意见,会让设计思维更全面一些,对以后考虑问题肯定也会有很大的帮助。我认为像我们专业不同,其实是一个融合吧,如果我并没有在做实体项目的时候,仅仅是一个作业的态度,可能并没有考虑那么多,从评委的角度,从市场的角度来思考。

 

【记者】:经历过这场大赛并且取得了这么好的成绩,现在回过头来看,你们对挑选团队成员又有了怎样新的理解和感受?对于团队中的分工与交叉合作你们有哪些心得?

 

【Match 团队】:如果说是意见的话,首先我认为分工要稍微的均衡一点。其实,我们团队里视觉设计师和交互设计师他们的工作压力都是很大的。如果从传统的企业角度去分的话,如果是公司的话,比如有视觉的设计师,然后有产品经理,不同的职位。但是,实际上对于这个比赛而言,我们并不一定实现到代码级的,所以说前期的原型还有包括视觉是工作量非常大的,所以说我们感觉他们付出了很多的努力,也是让我们非常感激的,所以说就在分工的角度上一定要相互理解,并不一定说每个人的职位都是平等的,真的有的人的工作是你想象不到的。

 

【记者】:从最初的用户需求分析、产品定位、视觉与交互设计等等这一过程下来,你们对用户体验有什么新的理解?

 

【Match 团队】:最大的感受是一个小点破了一个题,就是我们一开始想了一个很炫酷的交互方式,我们主要交互就是两两PK,一开始我们想说划掉它,往下一划卡片就飞走了,换一张新的上来,感觉这种交互方式非常新颖,认为一定会非常受欢迎,但是实际上测试下来,发现包括我们测试员,包括我们的评委,都认为这种方式其实他们接受的成本比较高,不会认为马上就能理解这个东西,所以我们尝试才发现,我们所想的很多交互不一定是他们想要的。所以我们做了很多的减法,有很多貌似看起来很体量的交互,但是对他们而言是一种学习成本。我们之前做体验,更多考虑是在做一些加法,怎么去做交互性更强,或者雀跃性更强或者更有意思,但是通过这次感觉那样做会无意间增加用户很多的操作性,然后到底如何去做减法。还有就是用户体验之前的感觉,因为不会真正切实的去落实,可能就会考虑很简单,到真正去实现的时候,每一个环节之间的联系都会很重要,每一个页面都会有新的东西。

 

【记者】:你们在答辩过程中也有提到商业上的思考,评委也给予了你们一些意见,那么你们在商业模式上有没有新的思考?

 

【Match 团队】:因为我们考虑到现在已经有这样的技术支持,在实践上应该把这个人的行李和用户去匹配,服装搭配就能更好的展现。我觉得这还是需要一定的精力去做的事情。以及线下拍照,我们之前其实也想过,有没有可能是扫描之后,绘出人的模型,大概像量体舱这种技术。但是后来发现其实这种真的要做到一个很精准,能展现用户自己的身材特征,切实符合我们这个产品定位的功能技术还是还是有一点难度的,所以我们最后在发布模式上之前也进行了修改,所以在技术上,我们希望也是能有一些新的技术引进,让我们这种基于数据的模型能更加完善,可能这样我们的产品更加贴合用户的需求,它的实现成本可以更满足用户的一个需求,这样可能发衣服各种的时候,它的匹配度比较高用起来或者是使用上、体验上更好一点。

 

【记者】:有想过毕业后是打算创业还是工作吗?

 

【Match 团队】:这个问题,其实当时我答辩完之后,就有投资人来跟我聊这个事情,他听完之后还是蛮兴奋的,认为可以操作起来,再继续帮我们联系。我们感觉,对于这个产品具体在市场上肯定还是要经历考验的,要不要再去把它市场化还是怎么样,去处理我们,还要再咨询一下我们的老师或者是看看他们,有一些自身成熟的意见给我们,这样再考虑下一步怎么做。

 

【记者】:能谈谈你们对UXPA有什么感触或者建议吗?

 

【Match团队】:这个比赛周期性,从4月份,因为公布之后就开始,到现在其实八九个月,就使得这个周期的过程特别长,其实我们做下去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周期中间虽然有在讨论,其实我们觉得这个可以适当稍微缩短一点。因为其实你在评审后的一大段时间是空白期,这样的话,其实你在反复讨论过程也在实施,后面反反复复推敲可能会更纠结,其实我觉得一个需求想好之后,就是那种快速迭代,敏捷开发式的过程会更加有效一点。往回看的话,实际上我们能得到的更多是内部的锻炼,看不到一些实质的东西,包括大家说的无论是从物质上还是精神上,其实我们并不是说一定要得到多么贵重的奖励,因为我们是感觉,UXPA好像认可度比较高的一个大赛,实际上在没有一些实质性奖励的同时,并没有看到很多的潜在机会在里边,对我们而言只不过做完了,然后就拿完奖之后就走掉了。然后该是什么还是什么,我们没有很多的延展空间了,结束了就是结束了。至少我们认为,我们努力做这个事情,最后无论结果怎么样,可以让他去有一个很好的归宿,而不会说就这样停掉了。如果无法实施落地,哪怕是可能指导一些团队,把这个项目进行转移什么的,都可以,我们辛辛苦苦做这么长时间,不是为了一个奖或者拿什么东西,就这么结束掉了,蛮可惜的。

 

【记者】:最后再次祝贺Match团队获得本次大赛的金奖,感谢你们对UXD AWARD的支持,感谢你们接受我的采访。祝愿你们未来取得更好的成绩!

 

采访记者:龚司洋

Uxpa中国整理报道

2016.11.21

1   喜欢

操作成功!
请登录您的邮箱获取新密码,请尽快修改您的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