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XD Award 2016 大赛铜奖专访 - IPH-One团队

2016-12-30 | User Friendly

UXD Award 2016大赛铜奖专访-IPH-One团队

 

IPH-One团队来自台湾科技大学&台湾大学,成员有:林佩穎、陳虹伶、張家豪、曾子祐、蘇上育、修敏傑。作品《Mappin》获得本次大赛的铜奖

 

【记者】:祝贺你们的团队获得今年的铜奖,能不能简单的介绍一下你们的团队?

 

【IPH-One团队】:我们团队都是由台湾来的,最主要是两个学校,一个是台湾科技大学的设计系,另外一个是台湾大学的咨询工程系,这个题目最开始是由台科大设计系的几个,就是唐老师的学生一起在想,因为想先参加这个题目,后来就对旅游这个题目很感兴趣,概念发展到一定的成熟度之后,我们就开始找制工团队的人加入,一起去探讨技术可行性的部分。所以我们团队组成就涵盖了设计、商业以及志工,因为像我自己原本以前是学行销跟传播的。

 

【记者】:一个团队在专业上需要分工不同来互补,而团队中不同性格的人需要一段时间的磨合,你们团队的磨合期是怎样的过程?有哪些是在现在看来很有趣的事?

 

【IPH-One团队】:我觉得最有趣的是设计跟工程在沟通,因为设计师的角度都是先从使用者出发,从情境,从场景出发,所以有些时候我们可能会想出一个很棒的feature,但是当我们在跟工程师讨论的时候,我发现他们思考的点就是说,例如你这个流程在系统端该怎么实现,或者是这个技术的限制性有多大,或者说你到底要花多少时间投入进来,你才能把它做出来,你有没有办法相对应的去做取舍,我觉得这就是很有趣的地方,就可以帮助我们,因为以往我都是跟设计的人合作比较多,但是实际跟工程端的人合作的时候,很多时候你想到很棒的idea,他可能在技术实现上会有一些小小的摩擦,这个时候你就要想办法去转个弯,或者是你要把你设计的解决方案转成另外一个方向,那你同样可以达到你的目的。

 

【记者】:从最初的选题、定题你们经历了怎样的一个过程?

 

【IPH-One团队】:选题过程中经历了很多。因为大赛总共有三轮,到最后才决赛,其实我们的题目一开始就是锁定在旅游的情境下,但是刚开始我们想要做的是旅游的购物清单,刚开始很开心,做完一轮设计之后我们再去访问使用者,然后我们才发觉说他们确实有做旅游购物清单的需求,但是他们实际在旅游购物的行为是完全不受控制的,所以他们的旅游清单虽然做的很开心,但是对他们并没有很大的帮助。我们就感到非常焦虑,作出一个自己以为有用的东西,所以我们团队挣扎了非常久,从第一轮进到第二轮的时候,我们后来回头去梳理我们在访谈过程中所得到的insight,然后才发现旅游资讯搜集这件事情一直是不管什么样的人都会遇到的困难,所以我们后来才把题目从旅游购物清单转向成旅游资讯搜集的工具。

 

【记者】:你们的作品是以地图为媒介的来存储用户的信息,为什么选择地图呢?

 

【IPH-One团队】:是从我们的访谈过程中出发的,因为我们去了解过去的用户旅程,我们发觉他无论是在任何的管道搜集到的咨询,最后一定会先进到地图,你要先确认它的相对位置你才有办法去排你的行程,甚至是在旅游当下的时候,你也必须要不断的开地图,然后确认你的景点到底哪里。然后我们就发现地图这件事情在旅游的过程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但是既有的工具其实很难提供一个好的体验给用户,所以我们才会想到从地图出发。

 

【记者】:相对于其他获奖者,你觉得你们团队的核心竞争力在什么地方?

 

【IPH-One团队】:我认为我们团队可能做的还不错的地方是我们在研究下的苦功,也就是说我们对于用户的需求是有确实的掌握的,然后根据这些需求才把它转化成设计决策,也因此我们的设计并不是一个凭空突如其来的发想,而是我们在一次次的访谈中累计到很多的insight,我觉得那是我们比较革新的。所以我们在准备比赛的过程中我们花了非常多的时间在研究的过程,我们就算好不容易有一些做设计的阐述,我们也会想立刻跑去问用户,因为我们也会质疑我们做出的这个解决方案是不是真的符合他们的需求,我们会不断的去测试,所以我们做了总共三轮的访谈,不断的迭代,不断的更了解用户的需求。

 

【记者】:除了你们团队,其他的参赛团队当中你们最看好的是哪个?为什么?

 

【IPH-One团队】:我觉得其他参赛者非常厉害的地方是他们的概念是完整的,在设计的传递上也做的很到位。例如江南大学的“就他”非常的惊艳,尤其他们演讲能力很强,概念很完整,而且他们有互动的细节,比如像UI 设计,我觉得都非常的成熟,他们做出来的东西非常的专业。另外一个我很有印象的是做抑郁症的那个题目,因为我觉得他们的出发点非常棒,会想要用这种题目来参赛的话,也蛮令人耳目一新的。

 

【记者】:本次大赛你们肯定有很大的收获,哪些方面或能力你们觉得是在平时学习中学不到的,或者以前学习中没有给予重视的?

 

【IPH-One团队】:我自己觉得很有帮助的是沟通能力,而且这个沟通能力不仅仅是与工程端的沟通,就算是设计师在内部讨论的沟通也非常的有趣。因为第一件事情是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很竞争的比赛,所以我们一定要东西做到最好,所以我们也在讨论很多的功能的细节的时候,其实我们有时候甚至会有点偏执,因为每个设计师其实都有各自的想法,但是我觉得很好的地方是,因为我们团队的人最后都可以从用户的角度出发,所以当你提出一个论述的时候,你讲出来为什么会这样认为,是因为用户在什么样的情境的时候我想要使用这样的东西,所以大家可以因为这件事情达到一个共识,而不是去坚持自己的解决方案。我觉得这件事情是我在这次比赛中学到最多的,因为以往我们可能做一个案子一两个月左右,所以不一定有太多的时间让我们去雕那些细节。

 

【记者】:经历过这场大赛并且取得了这么好的成绩,现在回过头来看,你们对挑选团队成员又有了怎样新的理解和感受?对于团队中的分工与交叉合作你们有哪些心得?

 

【IPH-One团队】:我先讲我们的发展过程,我们是先从一群设计的学生,从我们内部的人出发,然后概念发展到一定成熟度之后再把工程端的人找进来,我觉得这样的好处是因为大家用的语言比较接近,所以刚开始可以把概念发展的比较完整,进到执行端的时候再跟工程端讨论的好处是可以帮我们修正很多的细节,回头讲前面单纯设计师们到底要怎么找团队的话,我自己觉得,假如参加比赛的话,第一件事情是你确实要对设计的方法论以及工具是熟悉的,你要很清楚每个工具到底在做些什么。当我们遇到那么多的变动的时候我们立刻要搬一个东西出来用,大家可以立刻有共识,这样的效率会比较好,而且讨论的深度比较深。关于团队协作,我觉得蛮有趣的是我们有一个很自然而然的分工默契,也可能是我们这个对已经合作很久,在这个案子之前我们前面已经做了非常多的各式各样的案子,所以我自己是非设计背景出身的,说到所以假如说出到UI比较困难,但是我觉得很好的是我们另外两位非常优秀的资深的学姐,她们可能就会各自分配,那我把模型端的界面负责处理好,考虑商业模式,其他人把WEB端的地方处理好,负责出影片。

 

【记者】:从最初的用户需求分析、产品定位、视觉与交互设计等等这一过程下来,你们对用户体验有什么新的理解?

 

【IPH-One团队】:我是参加这个比赛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你想要把一个东西做的完善,真的很难在很仓促的状态下就做完。像我们走到现在,我都觉得我们非常多的设计都是跟基于前面很多轮的访谈,但是在访谈的时候你根本不知道那些inside可以对应到什么东西。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情是痛苦而且漫长的,你在那个当下的时候,你有时候问完之后你觉得你发现了很多东西,但是你面对未来的时候还是一片未知。假如说对用户体验有什么更深刻的了解的话,对我而言我觉得是一个更漫长、更艰辛、但是更扎实的过程,所以我觉得蛮有趣的。

 

【记者】:评委有给你们一些商业模式上的建议,那么你们在商业模式上有没有新的思考?

 

【IPH-One团队】:觉得这其实是我们这次参加比赛最可以成长的地方,因为其实我们花了非常多的时间在精进用户体验以及技术可行性,但是商业上的话,我自己的想法是想到的解决方能蛮普通的,就是更好的行销方式。透过评委的回馈,尤其像携程网的一位评委,他那时候给我们的建议我觉得非常的受用,他说你可能要跟其他的旅行社或者是经销商有更加紧密的合作,他们才会真的想跟你合作。这件事情真的是来自于你在行业里面累积的经验,所带来的那些知识,所以我觉得答辩的过程也是蛮过瘾的,因为我才发现原来还有这条路。评委老师也有提到如果投入市场别的企业很容易复制我们,但是其实我们作比赛的时候,并不会有这样的考量,不过如果真的放到商业上的话就有很多现实问题会出现。所以我觉得某种程度上算是这个比赛的幸福,因为我们毕竟是一个用户体验的比赛,我们可以先很专注的把用户体验做好,当然商业是非常重要的,但之后就会希望可以有其他人一起加入的话,我们就可以把它想的更加周全。

 

【记者】:有想过毕业后是打算创业还是工作吗?

 

【IPH-One团队】:这个问题我很难帮两位学姐回答。我自己会想要先工作,是因为我以前有接触一些创业的课程或者是有参与一些对,实际参与之后才发觉创业真的是一件非常艰苦的事情,第一个是每一个人的技能其实要非常的成熟,你要可以独当一面,第二个是你面对商业的那么激烈的竞争,你必须随时在备战的状态,但那其实对心灵是一个很大的负担,所以我自己的想法是,我并不排斥创业,但我希望可以把我的能力达到一定的标准之后,我自己可以非常有自信的handle整个公司的东西的时候,我觉得我才会选择创业。

 

【记者】:对UXPA有什么感触或者建议?

 

【IPH-One团队】:第一个是评委的制度蛮好的,尤其在第一轮、第二轮、第三轮都各自有评委,其实我觉得蛮有趣的是这些评委对我而言比较像是导师,我们在答辩的过程中,他虽然会提出一些问题来质疑我们,但同时他也会给一些建议,然后就可以让我们去思考的更周全,比如我们有没有哪些东西是漏掉的,而且评委都是非常专业的人来,所以我觉得在答辩过程中蛮开心的。建议的话我觉得小小的一点是,有些时候我们对于要交哪些东西或者是时限之类,我们接收到的资讯有点少,突然知道下个礼拜要交某个东西,然后我们就会大熬夜把它赶出来。这件事情比较累人一点。

 

【记者】:最后再次祝贺IPH-One团队获得本次大赛的铜奖,感谢你们对UXD AWARD的支持,感谢你们接受我的采访。祝愿你们未来取得更好的成绩!

 

采访记者:龚司洋

Uxpa中国整理报道

0   喜欢

操作成功!
请登录您的邮箱获取新密码,请尽快修改您的新密码!